首页 > 政民互动 > 信件详情
投诉牙克石公安局及牙克石卫生局资料
来信人:刘**|来信时间:2018-04-06 12:30:28|处理情况:[已回复]|问题类别:举报投诉|浏览:8156
尊敬的市长: 本人名字叫刘伯良,蒙古族,84年生人,毕业与长沙理工大学,原浙江省湖州市从事市场营销工作。2011年回到家乡发展。本人自2011年起总共三次在本人没有精神病史情况下被本人父母及牙克石胜利派出所警察强行送往精神病院,在本人投诉到内蒙公安厅后,胜利派出所民警王岩和上级领导以查案的方式间接告诉领导韩风本人父母被人做头部手术痴呆。在精神病院强行关押不做精神疾病检查,只是套了一个电路板头套,但是没有插电源,和验血检验,期间警察采取诱骗和暴利殴打等手段,造成本人身体多处瘀伤。医院关押期间医生暴力给本人吃安定药物,造成本人长时间混民,精神病院出院后发现身体多处疤痕,经过疤痕细致处理,长时间运动后疤痕明显出现,并剧烈疼痛,现全身麻木,运动迟缓,呼吸困难,脸部和头部抽搐,脑部神经痛,全身皮肤和头部皮肤疑似被做换皮处理,脑部多处骨裂性外伤,眼睛额头处不明物体,脸部明显疤痕,眼部眼睑体液囊被盗取,右眼球明显与以前不同,疑似假眼球,耳部间歇性失去听力,鼻骨被换掉,堵死,扁导体被窃取,腮部俩侧被植入俩个肿瘤,疑似摄像头,手指,脚趾神经断裂,胳膊和腿部内侧明显疤痕,心口腹部疤痕,肾部后腰部位手术疤痕,臀部,男性部位环切疤痕,腿部明显疤痕,脚部明显疤痕,和脚筋断裂感,头部不明物体在嫌疑人告知能知道本人思维和操作思维,通过挤压能够将连接神经的芯片根除,后经本人挤压造成疤痕处脑部失去意识,现在头部皮肤疑似不是本人皮肤。脸部被毁容,时常脸部疼痛,下颌部位俩边骨头被安装俩个凸起,和螺丝和贴片,脖子下方的俩个硬块和脸部硬块在充气的状态下一看像是有精神疾病的病人,本人一照镜子看本人容貌后,立刻脸部充气消失,容貌恢复正常。左右下颌部位及脖子身体部位被严重毁容。 2014年本人从精神疾病医院出来后前往北京安定精神疾病医院进行精神疾病检查,检查结果正常,并未有精神疾病。 后本人2015年发现身体疤痕和器官缺失。随即前往牙克石中蒙医院及牙克石中心医院牙克石市医院进行诊治和检查,均以正常告知。后来前往外地医院进行检查医生称是脑外伤和身体整形等手术,需要进行手术。随即本人开始投诉牙克石胜利派出所,及牙克石多家医院,结果公安局拖延至今未予告知处理进度及结果,牙克石卫生系统称愿意去哪投诉都可以,不予处理。本人现特此情况说明及投诉。还有本人有于身体健康状况越来越差,身体疤痕处逐渐失去知觉,有瘫痪倾向,无力偿还房产贷款。且多年出售房产也没有出售出去,犯罪分子以本人房产做为诱饵,想把本人弄痴呆后剥夺本人房产据为己有,本人也急需资金进行诊治和手术,低价出售多年一直未出售出去。希望市政府有关部门集体出资购买本人低价房产,到时可以转卖出去。让本人减轻生活负担和身体疾病进行诊治,打击违法犯罪。特写此信,望市政府领导予以帮助解决! 2018年4月6日 刘伯良 15705085326
回复时间:2018-04-19 11:10:51  回复单位:
回复内容: 现将刘伯良电话(15734882329)投诉牙克石市卫计局、牙克石市中蒙医院相关问题的调查处理情况答复如下: 经调查,牙克石市中蒙医院对患者刘伯良自述“头晕、头部不适”检查报告结果为“颅脑MRI未见明显异常”,所以不能为患者刘伯良开具头外伤的诊断证明。 另外,对于刘伯良到牙克石市卫计局申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一事,由于其不能提供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的相关材料,导致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无法进行。 此答复。如果刘伯良对此事件还是存有异议,建议其到上一级医疗机构再次进行诊断或者走司法途径解决。 牙克石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局 2018年4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