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市情概况 >> 林城文化 >> 诗歌散文

本土作家风采:王秀竹

访问次数:11728 作者: 钟浩  发布时间:2018-12-14 15:50
文字大小:

王秀竹,内蒙古自治区作协会员;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文联副主席;内蒙古牙克石市作协副主席。

01.png

 

 

 

诗人王秀竹

 

诗歌创作始于1980年。迄今先后有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人民日报》、《星星》、《草原》、《骏马》等报刊杂志。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诗集《季节肖像》。曾获“绿我中华”全国征文大赛二等奖;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首届金雕文学奖”;连续七届“呼伦贝尔政府骏马奖”。

02.png

刊载过王秀竹诗作的部分全国各大重要期刊

 

歌词《乡愁不老》入选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2015年“记住乡愁”百集大型记录专题片尾曲。在2016年1月2日央视中文国际频道大型记录片《记住乡愁》专题音乐会上演唱。

 

本土作家风采:王秀竹

编辑:董婉莹 牙克石市文联 2018-04-19

         王秀竹,内蒙古自治区作协会员;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文联副主席;内蒙古牙克石市作协副主席。

 

 

                                       诗人王秀竹

 

        诗歌创作始于1980年。迄今先后有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人民日报》、《星星》、《草原》、《骏马》等报刊杂志。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诗集《季节肖像》。曾获“绿我中华”全国征文大赛二等奖;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首届金雕文学奖”;连续七届“呼伦贝尔政府骏马奖”。

 

 

                   刊载过王秀竹诗作的部分全国各大重要期刊

 

       歌词《乡愁不老》入选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2015年“记住乡愁”百集大型记录专题片尾曲。在2016年1月2日央视中文国际频道大型记录片《记住乡愁》专题音乐会上演唱。

 

 

       2018年在《星星》上发表散文诗《节气精雕的细节(组章)》。

 

 

节气精雕的细节  ( 组章 )

 

   雪

 

        一怎样的掩和打开?

        一种怎样唯美的遇见?

        你看,这些雪,一生的秘密藏在没有翅膀的翻飞里。一朵一朵地暗香浮动,一朵一朵地襟怀坦白。

        这些雪。

        这些素面素心走进日常生活的雪。

        你真,她无猜。

        你皎洁而来,她晶莹以待。

        你若交出江河的暖流,她必还以海。

        雪的存在,可不是形式主义的翻版。冬天到来,她已备好了足够的纸张,要为冬天写一部干净的书。

        写粗砺的现实在细微事物上的具体呈现。

        雪是认真的。

        雪与大地低语,让轻浮收心,给世界以希声的大音。不俯下身子,怎能于雪的呼吸中感受滴水的澎湃?

        逆风而听,再听,雪落有声。有天籁,有银子和玉磨擦的声音淹没沉夜 ; 有心跳怦怦。

        有沉郁的杜甫以诗言志。

        有狂醉的李白飘然若仙。

        有预言的雪莱喊近春天。

        细听中,只有懂雪的人,才会深情着,迎来一次返季的热泪滂沱 ; 只有守候的人,才会深厚着,为自己的渴念找回一场比雨水更充足的灌溉。

        尽管理论上的春天还在路上。但,一朵透着书香的雪,已让我们的质疑提前走出了一条河流封冻期。

        这个寒冷的冬天,便在雪的反光里,生动且暖了许多。

 

 

                                                          摄影:王凤莲

        

大    雪

 

        雪,一定有很多的话想要说。

        会有淡写的重压疼绝尘而来。

        一层比一层厚的路上的行走。

        不然,节气里的大雪,怎么让那么多若有所思的山岭,思着想着,就白了各自的头。

        如果必须为一场纷扬的大雪定义,我只能回到之前的雨水里,听雪的前身讲述那段铭心刻骨的经历。

        或者在雪花打开的世界里住下来,住下来收集晶莹闪动的出处,以及静默铺出无边辽阔的理由。

        住下来,努力成为雪。

        我要收拢心神,将散页的雪装订成册,记录历史,也留给走动的时间看。

        我要扑向大地,与傲骨的梅相亲,与洁癖的雪莲耳鬓斯磨。

        我要捧着雪,用雪,冷敷暗伤,清洗残留的脏。

        我要为理性的雪代言,在冷色中接近素简。对韧性的枝条和咬紧牙关的草根肃然起敬。

        我要在有生之年,捐出十万两青丝攒下的雪花银,换取一角远离风寒的暖 。以腾出的空接纳晚晴。

        我要赶在融化之前,为一句承诺,做回像样的自已 。並借一场大雪的隐喻,把恐寒的梦捂出汗来。

 

 

                                                         摄影:刘玉权

 

       苍天不负,我又岂敢负了苍天。

       相信这多雪,这太沉的情怀的厚的痴等,是为远道而来的春风预备的。

       相信,爱不老,相望的眼睛就不会雪盲,冷藏与挺举岁月的山峰就不会雪崩。

       而怀有冰心,即使在黑夜的黑里逆风行进,也坦荡磊落,也凛然,也要把一身的骨头走得雪白。(待续) 

 

 

     

                        

     

    微信扫一扫关注该公众号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