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市情概况 >> 林城文化 >> 诗歌散文

大雪

访问次数:11364 作者: 王秀竹  发布时间:2018-07-15 15:45
文字大小:

雪,一定有很多的话想要说。

会有淡写的重压疼绝尘而来。

一层比一层厚的路上的行走。

不然,节气里的大雪,怎么让那么多若有所思的山岭,思着想着,就白了各自的头。

如果必须为一场纷扬的大雪定义,我只能回到之前的雨水里,听雪的前身讲述那段铭心刻骨的经历。

或者在雪花打开的世界里住下来,住下来收集晶莹闪动的出处,以及静默铺出无边辽阔的理由。

住下来,努力成为雪。

我要收拢心神,将散页的雪装订成册,记录历史,也留给走动的时间看。

我要扑向大地,与傲骨的梅相亲,与洁癖的雪莲耳鬓斯磨。

我要捧着雪,用雪,冷敷暗伤,清洗残留的脏。

我要为理性的雪代言,在冷色中接近素简。对韧性的枝条和咬紧牙关的草根肃然起敬。

我要在有生之年,捐出十万两青丝攒下的雪花银,换取一角远离风寒的暖 。以腾出的空接纳晚晴。

我要赶在融化之前,为一句承诺,做回像样的自已 。並借一场大雪的隐喻,把恐寒的梦捂出汗来。

苍天不负,我又岂敢负了苍天。

相信这多雪,这太沉的情怀的厚的痴等,是为远道而来的春风预备的。

相信,爱不老,相望的眼睛就不会雪盲,冷藏与挺举岁月的山峰就不会雪崩。

而怀有冰心,即使在黑夜的黑里逆风行进,也坦荡磊落,也凛然,也要把一身的骨头走得雪白。(待续)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上一条: 小雪